十字路口
      [慧敏]这时已苏醒,正默默觑视着老公。看来经过一夜 的  休  息  ,  她  的  身  体  已  经  恢  复  了  一  大  半  ,  至  少  脸  色  看  来  没  昨  夜  那  么  的  吓  人  。  于  是  两  人  梳  洗  后  便  一  如  往  常  到附近的一间咖啡馆去用早餐    。自从    [慧敏]    发病至 今  ,  她  的  一  举  一  动  甚  至  就  连  之  前  的  开  朗  性  格  都  似  乎  了很大的转变    。现在的她,就好像是一下子变了个人 似的非常的沉静    。别的不说,就说每天下楼时,总爱 带  上  她  那  心  爱  的  三  岁  狗  狗  ,  而  今  却  是  连  看  都  没  多  看  眼就离去,真是让人费解。说到   [史努比]   也就是狗儿 的名字,平时总会不时的向   [慧敏]   投怀送抱,与她可 说是形影不离,但如今却好像也和   [慧敏]   一般的不对 劲,不再乱串乱吠!   更糟的是,如今看到了女主人就好 像  看  到  了  鬼  一  样  ,  只  是  躲  在  一  角  发  出  一  阵  阵  似  哀  怨  声音    !    总而言之整个家就被这一人一狗给搞得是阴气 沉沉,让人有种像是暴风雨前夕的感觉 !                [国名]      也对此感到有些担忧,只是现在的局面根本就 没  有  多  余  的  心  情  去  追  究  ,  也  就  不  加  以  理  会  。  两  人  用  早餐后便惯例的到公园散步   。[慧敏]   一个早上也没说 到半句话   。[国名]   这时再也按奈不住这几天来惶惶不 可  终  日  的  的  心  情  ,  也  故  不  了  是  否  会  再  次  挑  起  妻  子  的  绪  ,  终  于  还  是  开  了  口  向  妻  子  寻  问  有  关  于  昨  夜  所  发  生  事  故  ,  究  竟  是  她  的  身  体  突  然  的  感  到  不  适  或  是  有  其  他  原因?   话刚说完,只见   [慧敏]   随即眼眶红了起来,跟 着便潸然泪下片刻说不出话来 !                 [国名]   整颗心顿时都被眼前的这一目给彻底溶化了,正 想把妻子抱入怀中之际,[慧敏]     却出乎意料的将他推 开 ! 原本平静的气氛这时突然之间变得凝重起来 !       紧接着,[慧敏]   脸上的表情这时也从郁然变得非常的冷 峻!   她突然伸出了双手用力的紧握住老公双臂,以一种 求  救  般  的  眼  神  直  视  着  老  公  ,  她  终  于  张  开  了  口  但  却  哽  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  !   这时   [国名]   心里非常的清楚, 若  想  知  道  真  相  就  必  须  保  持  沉  默  ,  绝  对  不  能  再  给  她  任  的  压  力  ,  一  切  都  需  由  她  自  愿  的  透  露  ,  否  则  很  可  能  不  答  案  拿  不  到  ,  反  而  把  她  弄  了  个  精  神  崩  溃  ,  那  可  就  更  了    !    [国名]    这时并未作声,只是以眼神示意她振作。 又过了大约几分钟,[慧敏]     总算是压抑住了心情,把 所有事情的经过都一一告知了 [国名] !         大约是在两个月前的一个晚上。当   [慧敏]   正在客厅里 独  自  整  理  着  账  单  时  ,  隐  隐  绰  绰  似  乎  听  见  厨  房  里  传  来  阵敲打声   !   当晚   [国名]   工作未归,家里并无他人,心 想或许是洗衣机传出的杂声吧   ?   于是便不加以理会。 过  了  大  约  几  分  钟  ,  那  怪  声  又  再  度  响  起  而  且  这  次  来  得  是清晰更加的急促    !    很明显象是有人拿着筷子正在敲 打着瓷碗的声音    !    在这种情况之下任谁都不可能置之 不理,于是   [慧敏]   马上推开了座椅便往厨房走去   !   这  时  心  里  并  没  觉  得  骇  然  ,  一  心  只  以  为  是  洗  衣  机  的  题。正当还没走上几步,她愣住了    !    因为在把注意力 集  中  之  际  ,  她  突  然  想  起  了  今  天  根  本  就  没  有  浣  洗  任  何  衣物    !    一向胆小的她,这时脑海里全是恐惧,根本就 没  有  多  余  的  空  间  去  思  考  接  下  来  该  如  何  是  好  ,  就  只  是  在原地里有心无力的望向厨房,两腿发软动弹不得!   不知过了多久,那怪声终于消失了 !    
PAGE 11